男子行医治死人获刑1年半 检察院抗诉:量刑太轻

发布时间:2015-04-15 09:16:18
男子行医治死人获刑1年半 检察院抗诉:量刑太轻 法制晚报讯(记者 洪雪)无证行医导致易某死亡,一审判决后检方认为判决太轻提起抗诉。今天上午,无证医生王某站在二中院被告人席上,坚称自己没有用药错误,而检方认为就是因为王某误诊误判,用药不对,导致易某死亡。

  法制晚报讯(记者 洪雪)无证行医导致易某死亡,一审判决后检方认为判决太轻提起抗诉。今天上午,无证医生王某站在二中院被告人席上,坚称自己没有用药错误,而检方认为就是因为王某误诊误判,用药不对,导致易某死亡。

  10万获谅解 一审判1年半

  64岁的王某是河南人,高中毕业后在村里行医,后来又到卫校实习、进修。

  丰台法院一审认定,2013年8月13日9时许,王某在没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无在京合法行医资格的情况下,在丰台区租房开设的诊所内给易某输液,后于当日12时许在易某的暂住地对其进行抢救并注射付肾素。后经急救医生确认,易某已死亡。法医鉴定易某系缺血性心源性猝死,与王某的非法行医存在一定因果关系。

  事发后,王某给易某家人10万元赔偿,易某家人表示谅解并不再追究王某责任。

  丰台法院一审以非法行医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1年半,并处罚金3000元。

  认为量刑太轻 检察院抗诉

  一审判决后,王某并没有提起上诉,而检方提起抗诉。

  在今天的庭审中,公诉人表示,一审判决认定王某非法行医行为,但是未认定王某的非法行医行为导致易某死亡,属于认定事实不清,按照法律规定,非法行医致人死亡应该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公诉人称,王某认定易某中暑并进行了治疗,但是他并没有诊断出易某患有心肌肥大、冠脉狭窄等基础疾病,就给予静脉滴注,错过了正确诊断及最佳抢救时期。另外,发现易某死亡后,王某还给易某注射付肾素,导致易某死亡。

  检方表示,有心脏病的人严禁使用付肾素,注射这个药使患者雪上加霜。

  被告人:我没误诊

  王某觉得自己很冤,“我已经尽力了”。

  王某说他没有行医资格证,曾经因非法行医被行政处罚过。“我行医40多年了,退休金每月只有几百元,几个女儿上大学经济困难,因此我就跟卫生院院长请假说外出一年挣点钱。”王某说。

  王某说事发当天,“易某满头大汗、表情痛苦,根据易某所说和检查情况,我确定易某中暑了,给他开了甘露醇和生脉注射液,大约10点半左右治疗完。我问他怎么样,他说头不疼了,也不出汗了,走的时候说着笑着”。

  王某说,大约12点50分左右,有人到诊所找他说易某不行了,“我赶紧赶到易某家,已经没有心跳了,呼吸也没了,我赶紧口对口急救,心脏按摩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给他打了一毫升激活心脏用的付肾素,但是还是没有反应”。

  王某说他回家后感觉很难受,就到派出所投案了。文/记者 洪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