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媚娘》被剪再引争论:“胸”属于谁?

发布时间:2015-04-14 16:20:40
《武媚娘》被剪再引争论:“胸”属于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 1月21日上午,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在回答一名德国记者提问时表示,日前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是因为有关部门收到了观众的投诉才对该剧作出了处罚并要求其修改。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月22日报道,田进还表示,重新剪辑后的电视剧得到了广大受众的认可。不过,这番话在微博上又立即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反对和调侃。

  此前,中国电视剧《武媚娘传奇》在播出16集后突然“因技术原因”停播,而经过重新剪辑后,原来剧中女性角色的“爆乳”镜头不见了,取而代之是脸部近镜头的大特写,因此引发网友和媒体的热议。更有网友戏称,《武媚娘传奇》变成了“武大头传奇”。

  而这场风波也引起了中国一些从事性别研究的学者展开了一场辩论。

  女性审美观

  报道说,一些观众为电视剧《武媚娘传奇》原来的“爆乳”镜头辩护说,该剧反映的是唐朝的故事,而唐代女性就是丰满、胸大,还有壁画中的乳沟为证。

  不过,正在撰写“身体实践:以民国女性束胸为例”博士论文的焦霖反驳说:“且不说壁画中的乳沟不是普遍现象,再说唐人崇以胖为美,是全身都胖,包括肚子要大,脸要圆。而唐以后直到民国初年,中国女性的审美就一直以瘦削和弱不禁风为主流。三四十年代流行的曲线美,主要还是受了西方观念与好莱坞文化的影响。八十年代后,曲线美再度流行,也是以欧美女星和《花花公子》为模板,以刺激消费为目标”。

  焦霖说,根据她对历史上中国“审美”的研究,除了胸大翘臀之外,其它的身体特点例如锥子脸,高鼻梁,立体的五官,修长的细白腿等均是从欧美的审美标准而来。因此,她认为“武媚娘们”的“美”,不是中国唐朝时代的“传统美”,而是融合了欧美标准的“当代美”。

  虽然不少人认为,在荧屏上过于凸现女性胸部是取悦男性观众的行为,不过,新浪微博上一位女网友说,她喜欢电视剧《武媚娘传奇》纯粹就是为了欣赏片中女性华丽的服饰和女性身体的曲线美,而且她也认为这部剧是在“取悦”男性,并称这就是“女权思想”。

  对此,剑桥大学性别研究硕士、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历史系博士生焦霖回应说:“这个网友应该是主观觉得自己是‘女权思想’,但却未曾深思为什么她会认为‘武媚娘们’的曲线是美的、这种审美观念来自何处以及为什么这种‘美’能够赚钱,所以这是‘未经深思的女权思想’。 ”

  中山大学女性主义研究者冯芃芃也分析了在这样一个女性受众为主的电视剧里,为何出现这么多“爆乳”。她说,“根本不觉得制片方考虑的是女观众的视觉快感”,她认为这是资本联手,控制女观众对美的消费和理解。

  女权主义者、澳门大学社会学博士研究生李思磐则认为,这部剧中的胸部剪与不剪,对她来说没有什么不同。她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武媚娘传奇》)大多数内容非常恶趣味—对我来说,恶趣味是指把伪知识乔装成真理,譬如‘迷恋女人的乳房是人性’。在这个意义上,‘剪胸’和抗议‘无胸可看’的,趣味比较接近。”

  “看胸权”的争议

  其实,关于社会性别的学术研究普遍认为,女性的“美”和“审美”是社会建构的。正如性别研究奠基人之一朱迪斯·巴特勒的观点, 社会性别是一种模仿,是后天形成的。在父权社会,拥有权力的人掌握评判标准。所以评判女性时,男性掌握评判标准和话语权,即使有女性认为的“美”,也是被父权构建的。

  焦霖说:“虽然我不认同《武媚娘传奇》用大胸搏眼球,但也不认同官方停播这种做法。停播这件事儿,官方扮演的是道德卫道士的角色,批判武媚娘媚俗”。

  性别研究学者、《女声》电子报主笔人吕频也在文章《欲望抗辩国家:男人七成是撒娇》中将这一现象背后的“权力层次”进行了分析。她认为这是一个“最为看胸权不服”的年代。她所谓的“看胸权”本该是观赏并消费女性身体的所有人享有,但是没有“权力”的电视剧受众,因为电视剧重剪辑而失去了“看胸权”。

  “露胸”与女性自主

  报道称,有性别问题研究学者们认为,电视剧《武媚娘传奇》“露胸”是女性自主性的体现。

  广州中山大学研究妇女与公共问题的学者艾晓明教授为电视剧中“胸部被删”提出抗议,她基于女性的身体和欲望自主,认为在公共空间展露女性身体和性,是走向自由的过程。

  而冯芃芃也认为,“女人的身体由女人掌握,这是一种勇敢坚定令人钦佩的自我赋权”。 但她同时也承认,“这种自我赋权带来的结果往往无法由我们控制。即使在西方国家里,激进的女权斗争策略带来的后果也是矛盾的。一些女权学者不断发声,批评后女权主义的平等幻觉,认为这种和新自由主义密切相关的性别观罔顾文化的和历史的具体性,过度放大自主赋权的意义。 ”

  不过,焦霖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她说:“女人是否能够对自己的身体做主?我认为这部戏集体大胸体现的,不是女性要对自己身体做主的意愿,相反,她们迎合的是目前流行的审美观念,只因为这种‘美’可以刺激对女性身体的消费。如果说为了迎合主流观念,将身体作为欲望的对象和赚钱的工具,也是一种‘对身体做主’的方式,那么我不认为这种方式是‘女权主义’的。”

  焦霖还用“武媚娘”的例子解释了“女权主义”:“女权主义的意义在于打破性别界限,超越性别藩篱,如艾晓明老师自己发表的裸照,这是对‘只有好看的乳房才能露出来’的挑战。而武媚娘恰恰迎合了这样的观念—只有好看的乳房才能露,只有‘范爷’这样的女人才是女人。”

  澳门大学社会学博士研究生李思磐也认为,电视剧中武媚娘的胸不是女性权力的信号释放,而“仅仅是男性意淫,以及某种意欲将天下乳房铸造为一种模式的商业合力”。

  中国当代文化批评家朱大可在《经济观察报书评》发表了《谁能将女人的胸部与自由分开》一文。他在文章中指出,女性乳房很长一段时间是“广告业、服饰业和电视业的核心主题,是资讯资本主义的主要产品之一”。

  究竟女性身体的表现是自我赋权,还是被凝视的“某种耻辱”,艾晓明教授认为,“要抵抗的不是男性的眼睛而是通过凝视来控制女性身体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