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蜘蛛侠如何“结党营私”?

发布时间:2015-08-30 08:38:44
环保蜘蛛侠如何“结党营私”?
环保蜘蛛侠如何“结党营私”? 环保蜘蛛侠如何“结党营私”?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冯永锋

  环保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公益肯定也是。但美好生活哪是人人都过得上的?因此就需要有人出来相帮。

  对公益,有些理解法,是比较有趣的:牺牲自己,却是为帮助别人。

  其实未必牺牲,做公益的人,本身就喜欢这个或者说营地,因此,一般不存在“牺牲”之说。做公益对喜欢做公益的人来说,是很快乐,很公平,很有收获的。他们即使得不到社会善待,内心也经常充盈无比。

  譬如欣赏自然的博物学,其实就像阅读文学作品一样,是一件很让人愉阅的事。    而因为30岁后,迷恋博物学,由此就开始知道了一点生态系统的分类小常识;由此,就开始琢磨,社会系统,是不是也存在着“分类法”。

  然后就开始想,人,到底属于自然分类学的哪一个层次。而在人类社会中,人类分类学,又该如何进行一步一步的分形。

  蜘蛛不是昆虫,因为?有八条腿

  楼底下有个小公园,里面种着白腊树和栾树。当然,也种着杨树和柳树。白腊树和栾树似乎不属于同一个科,但杨树和柳树似乎同属于一个科。春天来临的时候,树木们就要顺从物候,开始繁殖。于是就开花。树木多半是靠风或者说空气来传递“生殖细胞”??也就是花粉的。雄粉在空中到处飘荡,落到雌粉上,就会生育出数量极可观的“下一代柳树”。

  白腊的花粉肯定曾经乘着风的翅膀,降落到旁边的栾树上,但他们从基因上来说,由于素不相识,互不相能,因此,哪怕花期一致,开放之心依然,白腊的雄粉肯定不会和栾树的雌粉结合。同样,杨树的雄粉也不会和柳树的雌粉结合。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混合居住在一起,却不会发生什么“跨界杂交”、“异种结合”、“异族通婚”,因此,树木生态系统,不会因此而频繁地出现一些新型怪物。

  小公园里当然也有斑衣蜡蝉、广翅蜡蝉、麻雀、喜鹊、刺猬、蚯蚓这样的动物。?们之间也是互相不会随意跨种结合的。因此,?们能够持续保持一种体型和性格,就是因为,?们能够遵守“物种的操守”,只和自己“共种”的同类,发生繁殖关系,而不会和其他的生态产物发生关系。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我们的世界,就真是幻化神奇,每天醒来,都“对面不相识”了。

  人本是大自然的一分子,因此,从动物分类学来说,人属于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然后,是,人科、人种。

  为了方便领悟,以世界上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海南长臂猿来作参照。2014年调查,这个人类的堂兄弟,目前只剩下24只左右。?是属于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长臂猿科、长臂猿属、海南黑冠长臂猿种。

  也就是说,从“种”的层面上来说,世界上种群数量将近70亿的人类,与世界上很可能马上要灭绝的、种群数量仅24只的海南长臂猿,属于同一个分类层次。人再多,也无法上升为纲目;海南长臂猿再少,也不会降为人类的一个亚种。

  倒是所谓的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其实都是分布于不同区域的“亚种”,甚至连亚种都不是。就像在动物分类学家眼中,中国的老虎,其实也只是一个种。我们说的东北虎、华南虎,都只是“亚种”。 

  就像在昆虫分类学家眼中,蜘蛛和蜻蜓从极早的层次上,就已经分开了。蜻蜓属于昆虫纲,而蜘蛛属于蛛形纲。有的物种极为奇特稀少,因此,很可能只有极少数几种,就独自占领或者说“享用”一个纲目。有的物种极繁杂庞大,但只是生态系统中“繁殖过度”的后果。

  如果在自然生态系统中自然演替,很多物种是能够自我纠偏的,今年繁殖过度,明年就可能繁殖稀少,与其他物种追求着默契和平衡。每个物种都想多占一点点自然空间,但每个物种也都承受着过度繁殖带来的天敌繁荣或者说食物匮乏的威胁,只要互相之间都存在协同和抑制,没有哪个物种有胆量泛滥成灾。

  除了毫无羞耻地繁殖,毫无节制地释放欲望的人类。  

  如果你是一只蜘蛛,你愿意“结党营私”吗?

  蜘蛛的物种数量其实也很丰富,只是人类的眼睛太瞎、太自闭,很少能在自然中和生活中,见到真实的?们。真实的见到时,也是逃避、畏惧、尖叫、伪装,真容尚未瞅见,仅仅声音上传来蜘蛛的名字,帅哥美女们,就已经快速躲闪。

  于是所有蛛形纲的动物,有一天,互相用我们不知道的信号,讨论起一个问题:我们需要不需要,组建一个为我们谋福利的党派?结党营私一通?

  一只结网能力强的蜘蛛抢先发言,?说,我不同意“结党营私”这个词汇,因为结党就是为了营公,为了公益利益,如果我们结党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这个党,不结也罢。如果我们要结党,就要为整个自然界,整个宇宙,获得正当的权益,虽然很多时候,我也分不清,哪些才是自然界的正当权益,哪些不是。

  一只投毒能力强的蜘蛛说,我同意楼上“结党营公”的想法。我觉得我们也不必想得那么隆重,能力是慢慢生长出来的,我们不妨现在就组织起小分队来,想做哪方面的公益,就做哪方面的公益。至于团队名字吧,大家可先组织公益兴趣小组,喜欢这个的就用这个,喜欢那个的就用那个。至于注册嘛,我觉得大家先甭管它,先做事要紧。蜘蛛的社会,既然我们可以自由结网,捕食天下,那么,我们就可以自由结社,自由组团。完全是可以“进而公益,退而结网”。

  一只喜欢捕鸟的蜘蛛拼命抬举它毛绒绒的左前臂,表示?有重要的话要说。?用鼻音极重的电子信号,嘀嘀嗒嗒、若有实无地说:“自由组团、随机组团去做个什么事情,其实是我们所有蜘蛛平时都会干的事。大家平时要做的事好多,做公益、为其他蜘蛛获取幸福,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也许有些蜘蛛喜欢专门做这个,但绝大部分蜘蛛,其使命就是自私生活,绝对是没时间全力来做的。所以我们可以分为两部分,愿意专门做的,我们就给?提供食物、给养,支持?们去摸索自己的公益方法;同时,?们需要调用的经费,也由蜘蛛侠们来凑集。反正现在是网络发达的时代,我们的网可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我们不仅会在网络上熟悉地谋生和诱骗,我们甚至每只蜘蛛都可组建自己的专门网络。大家需要什么,无论是蜻蜓还是麻雀,及时通信一声,估计就能迅速调集。不过我担心的是,那些愿意专门做公益的蜘蛛,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了新的职业,从此和我们脾性不合起来。甚至要成立专门的公益党,开始统治整个蜘蛛帝国,强迫所有蜘蛛都做公益。”

  一只盲蛛如海盗船一般,毫无头绪地晃动?的头。?担心大家讨论走偏了。?说:“我凭着对黑暗世界的直觉,我觉得还是按照自由心意行动的好。看得见的不要以为看不见的就不幸福。有鸟吃的就以为吃虫子的不快乐,能结网的就以为不擅长结网的过得可怜。能放毒的就担心不会放毒的随时会中毒。我想,我们的生活其实没有那么多的公益和自私之分。大家愿意只顾自己就只顾自己,愿意偶尔帮助一下邻居就帮助一下邻居。社会是混同的,我们的行为是混沌的,没法分别计算,不可精准分析。我倒是建议,大家继续这样自由下去就好。我们虽然都是蜘蛛,但我的孩子,不会成为你的孩子,?们甚至可能终生都不相识相认。”      

  人类如何破译“蜘蛛密码”

  自以为科技能力强大而无所不能为的人类,组建了专门的蜘蛛密码破译部门。由于每一种蜘蛛都操持着不同的语言,因此,需要极其复杂的多语言破译和沟通器。人类不同部落的语言尚且复杂到不易翻译和互通,蜘蛛根本不在同一个种属层面的交流,可见难度之大。

  人类对于难度太大之题目,多半采用臆测和伪造的办法。因此,可以基本上肯定,上述的蜘蛛们的对话,完全是人类的文学作品而不是科学成果。蜘蛛们不会发生这样的对话,?们发生的对话我们至今一无所知。

  但人类的蜘蛛语言编译器,杜撰了更为可怕的谎言。他们除了把所有的蜘蛛都当成当一个种的不同部落之外,还伪造了所有蜘蛛的发言和思想。于是,编译器的打印端口,以中文的格式,喷墨打印出了一篇又一篇的“蜘蛛会议纪要”,发表在“动物纪事”里。    我们边读要边疑心重重:蜘蛛侠们,真会这样说话吗?

  我们和人类不一样,我们决定在更高的层面组建物种共同体,这个层面至少在人类所说的“纲”,而不是掉落到人类目前的“种”,建议人类至少在纲在层面与自己同类友好相处,而目前,被人类屠杀得最厉害的、被人类逼迫到无法维持生命的,恰恰是人类自己的兄弟。

  人类是一个生殖泛滥过度泛滥的物种,人类想出了太多的办法来保证自己的繁殖得以充分和便利。但这样的代价是掠夺了其他物种的生存,让其他的物种再也不愿意在地球上活下去。建议人类尽快减缓繁殖的步骤,在未来一百年内,把数量降到10亿头以内。否则,人类必将持续地自相残杀。

  人类应当打破自己设定的诸多界限。人类城市化之后,对自然界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认知能力,风不再是风,雨不再是雨,太阳不再是太阳,河水不再是河水,蜘蛛不再是蜘蛛,虎狼不再是虎狼。更可怕的是,人类不同部落之间互相生起极大的仇恨,都以为对方要抢夺自己的食物,因此在领地上竖起了高高的围墙,围墙上铁蒺藜密布。不撤除这些围墙,人类将陷于基因高度同质化的恶果,种群美好度将快速衰退。

  更可悲的是,人类的同一部落序列内,也盛行着敌意和仇杀。掌握资源的人害怕没掌握资源的人会变成土匪来抢劫,而资源被掠夺的人每天都在为重获正当的权益而百般努力。掌握资源的人之间也同样互相抱有敌意,他们担心同等水平的人会成为谋杀自己的高手,因此,总是率先想着对谋杀对方。

  也许只有鼓励人类自由结党才是最好的办法。党只是人类分类学中,极微小的一个类别。虽然,人类的每一分子,都会成为“自己党”的党魁,除了自己之外,不会有更多的信徒追随。大家可能会在事件层面上进行随机的合作,如同云彩们偶尔聚在一起,打个闪电,发个雷鸣,下场风雨那样。因为蜘蛛们都知道,结党就一定是为了为公共,为社会。没有人会结党去营私。

  结党的必要性是在过去,在二三百年前。那时候,人类结党之际,都是社会危难之时。社会没有危难,人类也没有结党的必要。当社会出现结党的必要之时,人类一定是在某些方面出现了最严重的危机。

  而当前,环境危机,正在向人类全面袭来。于是有人又开始说,也许需要因为保护环境,而开始结相关的党。但我们蜘蛛纲的所有种群都认为,从今往后,结党没必要,无意义。保护环境,不必结党。

  这个蜘蛛党的任务,是持续告诫人类,在当今互联网的时代,已经没必要结党。结党是蜘蛛的事,保护环境是人类每个个体的事。结党是过去的事,是社会互通不顺时代的事。保护环境,不必结党。哪怕是为了结党营公。

  人人都是世界的中心,人人都有能力成为身边环境的守护神。只需要每个人珍惜身边的自然环境,珍惜身边的蜘蛛和蚊子,然后保护起来,让?们和麻雀、野猪一起,幸福地生活。没有人成为环境难民,没有人成为人类的生态牺牲品。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网通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