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者借婚恋网站拉下线 女子受邀投资被骗7万

发布时间:2015-12-01 11:06:24
传销者借婚恋网站拉下线 女子受邀投资被骗7万
“公司”内部手册教员工在婚恋网(画圈处)上寻找下线

    摄/记者 董振杰“公司”内部手册教员工在婚恋网(画圈处)上寻找下线 摄/记者 董振杰

  近日,在北京工作的沈女士在婚恋网站上交了一名“男友”,被对方约到固安一小区见面后,“男友”拉她投资一个“国家项目”。沈女士交了 69800元后发现,“男友”和“公司”同事仍在婚恋网站上约其他异性来投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误入了传销窝点。她带出来的一本教程手册上列了四家知名婚 恋网站,注明在这里寻找对象(下线)“速度快”。

  记者随沈女士到固安探访,没找到她的“男友”或其他“公司”头目。目前沈女士已向河北当地报警。

  上当婚恋网交“男友”受邀投“国家项目”

  沈女士是四川人,今年39岁,在北京工作,目前处于离异状态。她想找一个男友,就在世纪佳缘上注册,没多久就有一个名叫“缥缈孤鸿影”的男网友 与她联系。“看到他的注册信息,写着是北京丰台人,42岁,月薪1万至两万元,也是离异的。”沈女士说,她就与对方加上微信聊了起来。

  今年8月底,这名自称姓付的男子约沈女士在河北固安见面,“说他有一个国家投资项目,希望我一起去搞。”沈女士和该男子见面后被告知,他搞的“1040阳光工程”属于“连锁经营业”,参加与否都出于自愿原则。

  沈女士说,该男子希望她投资69800元,下个月就能返还19000元,“说两年后能有1040万元的回报”。沈女士听了很动心,就拿出自己的积蓄交了69800元。9月2日,她收到了19800元的“返点”。

  沈女士进入这个“投资大家庭”后,和包括“男友”在内的两名男子住在孔雀大卫城的一套房子里。“他们让我在婚恋网站上拉男人过来,但我一直没同 意。”沈女士说,她发现“男友”经常在婚恋网站上寻找目标,“一个月内有好几个女人来找他,都显得特亲密。”沈女士说,此时她被“公司”要求不能和“男 友”接触。“这会儿我才明白,他们就是利用婚恋网站,钓人过来投资,就是搞传销。”

  沈女士看清自己身处传销窝点后,想要回投资的钱,但一直没能再见到“男友”。为此她向记者求助,希望能尽快要回自己的钱。

  探访索要投资本钱“男友”避而不见

  昨天下午,记者随沈女士一起,来到位于固安的孔雀大卫城一栋居民楼的二层,寻找姓付的“男友”。沈女士敲门一直无人应答,后来收到“男友”的微信,对方称“这段时间回老家了”。但沈女士认为,这是“男友”故意躲着自己。

  记者看到,孔雀大卫城是一个入住率不高的新小区。虽然是周末,小区内也看不到多少人。沈女士“男友”租住的房间旁边,邻居的屋子还在装修,只能看到装修工出入。记者一行在小区里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公司”领导。

  随后,沈女士找来与自己经历相仿的两名男子。来自湖北的李先生称,他是被“女朋友”拉来投资“1040阳光工程”的。“一个原先就认识的女人, 她说想和我发展成恋人关系,我就过来了。”李先生告诉记者,离异多年的他得到这个消息,便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来到了孔雀大卫城。

  他发现“女朋友”所在的“公司”有大约200人,“他们两三个人合租一套房子,散居在小区里。”李先生称自己经不起诱惑,在“公司”投资了10多万元。“他们告诉我,只要能拉三个人来投资。这三个人再去拉人投资,两年后我就能挣到1040万元。”

  李先生发现,这些“投资人”每天并没什么正经工作,只是忙着到处串门,交流如何利用网络吸引更多人来投资的经验。“这时我意识到他们是搞传销 的。但我投了这么多钱进去,总希望能赚回来,就不愿意离开。”李先生说,他当时一门心思拉下线,成了给别人洗脑的“讲师”。“只要来人,我们就根据他的职 业和喜好,派出不同的人轮番去劝对方投资。”李先生说,如今他已不再做传销,但还住在附近等着要回自己投资的钱。

  湖北武汉的熊先生告诉记者,他也是通过婚恋网站认识了一名“女友”,被吸引过来后投资数千元加入了“1040阳光工程”。“来了之后,我发现她和好几个男的谈恋爱,以此吸引对方掏钱加入。”熊先生说,他看出这是传销后,便一直想办法收集证据,“将来会交给警方调查”。

  讲述项目屡被打击头目称“国家调控”

  记者注意到,关于以“1040阳光工程”为名搞传销的事件曾被媒体多次报道。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多数受害者刚来固安的几天中都曾表示过怀疑。这时候,“公司领导”的“圆谎组合拳”就会打过来。

  多名受害者称,“公司”头目会摸清受害者的家乡、工作经历等信息,找来“老乡”或者有相似经历者做进一步洗脑、规劝,这一行为在传销组织内被称为“配合”。

  “他们会利用我们的每一个细节弱点”。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四川人,有一次她表达了很大的怀疑,付某便找来一个四川人跟她聊了一晚上,她又信了几分。

  受害者称,在洗脑过程中“公司”头目会拿媒体、网络对“1040工程”的曝光来“强化”自己。沈女士称,对这些负面曝光,“公司”头目会说: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打击我们的?这是国家在对我们宏观调控,防止更多人知道这个项目这么赚钱,防止更多老百姓、外国人发现这个国家机密。”

  曾在传销组织内当过“讲师”的李先生说,这时候,对其的负面曝光反而成了其强化传销行为合法的一个工具,初期受害者便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开始深信不疑。

  内部教程手册列知名婚恋网站

  沈女士还出示了一本“公司”内部的教程手册。记者在教导传销者如何发展下线的一页上看到,“寻找对象(百合、婚恋、佳缘、珍爱)人来时速度快”。

  沈女士等多名离开“公司”的受害者向记者证实,他们最先接触这些传销者就是在这些网站。这也是这些受害者的一个共同点:处于离异单身状态,情感空虚,正在通过婚恋网站寻找另一半。而一些传销组织则利用这个心理需求处心积虑地在织网等待。

  “自己以什么身份出现?(老板、企业、主管、富二代),重要的是根据形象包装好自己……”记者发现,传销手册详细教授新加入者如何“包装角色”。如对网名的要求:“要有触目性、签名要有个性、让人看了有吸引力。”

  此外,对上网的时间段和时间长短也有要求,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强调,“简单有力、话不能多”。如沈女士的“男友”付某在婚恋网站以“缥缈孤鸿影”出现,经常晒在天安门、纪念碑前的自拍、合影照片。

  “这是一种新式传销,他们利用婚恋网站,以征婚为名把人引诱过来,然后让对方投资。”熊先生说,但跟燕郊的传销窝点不同,在这里投资后不会被限制人身自由,“你可随意来去,但很多人还留在这儿,就是想要回自己的钱。”

  利用婚恋网站,以及一些单身人士急于寻找另一半的心理,约人来投资成了一种新的传销手段。

  回应已将该男会员列入准黑名单

  今天上午,世纪佳缘网站工作人员说,关于一女士投诉遭男会员以征婚交友为名拉入传销窝点,网站已先行将该男会员列入准黑名单,“他是2013年注册的,在此期间没有女会员对其投诉,建议受害者立即报案,我们将配合警方进行调查处理。”

  今天上午,受害者沈女士等人已向河北当地报警,本报将继续关注。

  文/记者董振杰耿学清

编辑:SN155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新开传奇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