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小区无业委会 电梯坏了近半年维修成难题

发布时间:2015-12-02 10:17:08
杭州一小区无业委会 电梯坏了近半年维修成难题

  小区近半电梯停用,在用电梯也经常出问题,故障数月无法修理

  平安居电梯问题背后

  是小区管理的一团乱麻

  入住至今业委会迟迟不成立,部分业主长期不缴物业费,维修基金无法启用

  大约4、5年前,当时还没退休的温老伯,在杭州屏风街上的平安居小区买了一套小户型。

  “我们就老两口住住,地段又热闹,出门干什么事情都方便,车子都不用的,的确很平安。”本来买来之后,对这套房子,温老伯还是挺满意的。

  可是这几个月来,温老伯却越发觉得居住环境离“平安”一词越来越远了。

  不是治安,不是交通,而是给小区里电梯闹的。就拿温老伯所住的小区三号楼来说,两个单元四部电梯,有两部已经停用了快3个月了,而剩下那两部,也是小毛病小断。

  问题很明显,可几个月过去了,电梯依然如故??温老伯就纳闷了:难道,非得出了人命,小区的电梯问题才会被重视起来吗?

  近半电梯停用

  在用电梯也是小毛病不断

  虽然位于热闹的屏风街上,但对这个小区,许多市民并不熟悉。因为,平安居小区并不大,虽然是18层高建筑,但一共也就四座大楼。

  然而,平安居的住户数量却不能算少??小区的三号楼,是当年为回迁户建造的,其他几幢楼一层是八户,三号楼一层有21户,光一栋楼就有300多户人家。

  户数虽多,但三号楼也一样分为两个单元,一个单元两部电梯。可如今一单元只剩一个电梯正常使用,二单元也是如此,其中一个电梯虽然还开机,但面板始终显示“驻停”状态,无法使用。

  那两台正常运作的电梯如何呢?钱报记者亲自体验了数次,问题不少??且不说每次启动电梯都会轻微摇晃,时常还会碰到电梯与楼层高度有偏差、一楼按了不下来、偶尔开关门会延迟等等。

  “我是住16楼的,每天上下楼哪能离开电梯?前几天听邻居说,坐电梯时还碰上突然下坠了好几层的情况,这怎么让人放心得下!”温老伯直言,小区里的电梯问题,好个月前就有居民反映了,他自己都为此打了好几次12345市长热线。

  事实上,其他楼的电梯也有半数电梯处于停用状态。

  换了原厂维保

  但真要修了,却有住户不同意

  也许你会觉得奇怪,电梯不能用了,维保单位不来修吗?物业和社区都不管管吗?

  电梯内贴着标牌上,写着维保单位是一家名为迅恒的维修企业,对方告诉记者,从九年前小区开始入住起,维保工作就一直持续着,对目前电梯的状况,维保单位也曾提出过大修。但从上月,电梯开始出现停用状态不久后,维保单位就换了一家。

  这还得从年初说起。就在今年年初,小区里的电梯问题就开始频频出现。维保单位在几次检查后,建议大修。然而大修的费用单子一列,部分居民不同意了??一来二十万的费用居民们认为贵了,二来电梯本来就能用上十五年的,如今十年不到就大修,有居民认为,应该换一家维保单位。

  换谁呢?既然电梯是西子奥迪斯的,那就让西子奥迪斯来维保吧。总算,上个月开始,由西子奥迪斯来接手维保了。这一下,电梯总该赶紧开修吧?

  “奥迪斯的要求更高,他们技术人员来看了之后,发现许多之前小修留下的隐患,建议一次性排除。”仓桥社区的赵书记无奈地告诉记者,奥迪斯列出的大修费用比原先的20万还要高,这一下反对声更响了。

  既然电梯如此重要,难道不能动用公共维修基金吗?

  物业也曾就此征求居民意见,特别是住户众多的三单元楼。但遭到了部分住户的否决。

  为什么?记者了解到,这部分住户,对于物业并不信任,认为即使修好了,物业也维护不了,白花冤枉钱。

  “物业与部分住户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次反而成了矛盾激化的导火索。”赵书记告诉钱报记者,平安居小区从入住至今,居民们还没有成立业委会。

  这家物业,也是开发商早期雇用的。物业在前期管理上有不少不到之处,许多居民因此拒缴物业费。这样一来,就陷入了恶性循环。

  这样一来,维修基金的动用总是无法获得多于2/3住户的同意,本该第一时间修理的电梯,迟迟开不了工。

  一波三折

  社会打算先协助成立业委会

  社区思来想去,决定“曲线修电梯”。先把业委会成立起来先。

  “一方面,成立业委会之后,对于动用维修基金,也可以由业委会和社区一起和反对的住户进行沟通,效率会更高,成功率也更大。另一方面,对于反对物业的住户来说,也只有成立业委会,才能更换物业。”赵书记这样解释道。

  上个星期,业委会筹备委员会成立,拟定了选举章程,确定了候选人产生办法,没想到有一百多户的居民提出反对意见。因为章程上规定候选人的条件,其中之一,是履行缴纳物业费等业主义务。

  “长期不缴物业费的居民数量很多,担心自己进不了业委会,权益受损,这可以理解。”赵书记也有些无奈,但更改这一条候选人条件,缴纳物业费的住户却也不同意。如今,社区工作人员只能采取“笨办法”,逐一和反对的居民沟通,“希望能让业委会尽早成立。”

  然而,这些矛盾和意见摆一边,社区内的电梯安全,却依旧没有任何改进。

  温老伯觉得很不解,一场由电梯问题引发的矛盾,怎么却走进了岔路。平安居里住户们的平安,谁来关注?本报记者 蒋慎敏 文/摄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百度搜索

上一篇:“双十一”已被塑造成一种文化符号
下一篇:外媒:中国向柬埔寨提供防空导弹

热门新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