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千年古寺发生住持之争 女法师为争位被打伤

发布时间:2015-04-15 09:19:54
湖北千年古寺发生住持之争 女法师为争位被打伤 湖北荆州铁女寺惟慧法师称为住持之争被打伤住院。  湖北荆州铁女寺惟慧法师称为住持之争被打伤住院。 诊断书 诊断书

  湖北荆州铁女寺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原本是佛门静地,而今,一场住持之争却闹得这座千年古寺喧哗难宁。

  该寺惟慧法师求助澎湃新闻称,2015年1月28日,为争住持之位,湖北宜昌三佛寺住持西静带人前来铁女寺殴打了她,并致其受伤入院。

  2月25日,荆州市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赵永琴否认了惟慧被打一说。他告诉澎湃新闻,惟慧住院只是去做心理疏导。而当事的另一方西静法师辩称,自己仅是被政府安排来铁女寺做临时代管的,她同样否认了带人殴伤惟慧法师一说。

  女法师:为争住持之位被人打伤

  惟慧,38岁,自称系铁女寺住持。她称,8岁时入住铁女寺,师从该寺前任住持宏法老法师;2013年,按照铁女寺住持师徒相承的法脉传统,宏法老法师立下遗嘱,并举行仪式传法,确认其为接班人。2014年10月6日,宏法法师圆寂。

  “谁也未想到会发生住持之争。”惟慧告诉彭湃新闻,2015年1月28日10时许,湖北宜昌三佛寺住持西静与10余名居士一行突然来到铁女寺,声称要举行晋院履职法会(即履行住持之位);一同前来的,还有荆州市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几名工作人员。

  惟慧称,她是宏法老法师确认的铁女寺住持,但此前无任何人告知她组织上会安排他人前来履职法会。

  惟慧反对西静法师晋院。见其一行前来,立即关上山门,并抱着宏法老法师的遗像挡在门口。惟慧称,当时,仅有她一人在寺庙门口,其他人在楼上学习。

  惟慧说,见山门被关,同来的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工作人员强行将门打开,让西静法师一行进到寺庙里。她称,西静进到寺里后,同行的多名居士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其一阵拳打脚踢。

  “她们(指居士)还撩起大褂捂住我眼睛开打。”惟慧称,自己当即被打昏在地,失去知觉,直到寺里一居士发现她倒在地上,将她唤醒。

  惟慧回忆,醒来后,见西静已在寺庙大殿举行履职法会,于是,她跑到大殿阻止;未料,与西静同来的其他居士强行将其抬出,再次对其殴打;当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了荆州市中心医院的病床上。

  医生诊断,惟慧全身多处被打伤。惟慧法师提供给彭湃新闻的图片显示,她仰躺在地,衣服和裤子上可见大量血迹。

  民宗局:不存在殴打一说,住院是心理疏导

  2月25日,针对惟慧法师所称为住持之争被打一事,湖北荆州市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赵永琴回应澎湃新闻称,没有人打伤惟慧,其住院只是去做心理疏导。

  赵永琴介绍,铁女寺是千年古寺,久负盛名;宏法老法师圆寂后,铁女寺住持一职虚位以待,谁来担任新的住持,民宗局一直在甄选;惟慧也是候选人之一;与此同时,铁女寺内部对住持人选也出现了“两派之争”,仅有少数人支持惟慧。

  赵永琴说,经民宗局多方考察,认为惟慧法师目前难以胜任铁女寺住持一职;于是,便聘请了由荆州市佛教协会推荐的宜昌三佛寺西静法师前来担任临时负责人。

  赵永琴称,聘请西静法师来铁女寺仅是做临时负责人,需通过一段时间考察后,按中国佛教协会《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办法》的规定,通过民主选举,最终方能确定住持人选。

  赵永琴说,惟慧不同意西静法师担任临时负责人一职,还拿水果刀欲“以死相拼”,被在场工作人员及时制止,并将其送往医院进行心理疏导。

  西静法师也辩称,自己仅是被民宗局安排来铁女寺做临时负责人的,她同样否认了带人殴伤惟慧法师一说。

  惟慧法师告诉澎湃新闻,她在医院住院治疗一周,在2月4日才出院回到家里;时至今日,有时候仍感头部疼痛,经常做噩梦。

  湖北荆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1月28日确有关于“铁女寺住持”被打的报警记录。(中国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