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政华-实行电子车牌是早晚的事儿

发布时间:2015-04-21 13:20:39
傅政华:实行电子车牌是早晚的事儿 朱良 市政协委员 朱良 市政协委员

  【推电子车牌】

  提案内容:

  实行电子车牌的直接效果是可以用精细化的限行管理措施取代现行粗放的限号、摇号措施。实行电子车牌后,停车管理、公车管理、高速公路收费、防止超速、防范盗抢车辆等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朱良 市政协委员

  提交次数 4次

  2012年—2015年

  对话

  电子车牌可更精细化管理

  新京报:为什么持续提这个提案?

  朱良:目前尾号限行的方式比较粗放,北京道路拥堵严重,但并非全天、全城都堵,而是部分路段的高峰期拥堵。治理交通拥堵最理想的状态是,只针对拥堵时段的拥堵路段采取限行措施,而对空闲时段和空闲路段不需要限行。过去由于技术手段跟不上,所以只能采用尾号限行的手段。但随着新科技术手段的成熟,可以采用精细化限行措施。推行电子车牌,对汽车就可以实行精细化、人性化管理,取代现行的摇号限购、尾号限行、重污染天单双号措施,而是运用新的管理模式,限制汽车的行驶总量、拥堵路段的行驶量以及重污染天的行驶里程量,超出额度需征收排污费或拥堵费。

  新京报:这几年政府部门的回复是否满意?

  朱良:政府部门连续几年来对此事的回复,从“要启动研究相关课题”变成了“是必然趋势”。回复意见非常明确,我是满意的。

  新京报:你觉得实行电子车牌难点在哪儿?应该怎么做?

  朱良:电子车牌相当于机动车的“二代身份证”,在具体技术路线、技术指标、产品标准等方面目前还没有定论,因此难以马上实施。但是公安部已决定将在全国统一启用电子车牌,北京市已被列入试点,如果电子车牌一时难以实施,可以考虑通过电子标签的方式来试点。

  回应

  推电子车牌“早晚的事儿”

  1月22日晚,在北京两会政务咨询会上,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回应朱良提出的电子车牌提案时认为,实行电子车牌是必然趋势,“早晚的事儿”。

  傅政华表示,电子车牌的推行,需要经过战略性的考虑。“电子车牌是发展方向,不仅仅是治理拥堵,也是打击犯罪、管理机动车和社会管理的一部分,公安部、北京市都在积极推进,我们也在努力启动试点工作。”

  他说,电子车牌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趋势,“在很多先进国家有几百万辆车的城市,使用电子车牌的例子已经很多。”但他同时表示,车的牌照是公安部统一制定车牌规格,地方试行也要在公安部的指导下,“这项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早晚的事儿。”

  【缓解停车难】

  提案内容:

  建议将路边停车场界定为福利业,对路边停车场进行专项审计和整治,加快解决居民小区停车难,北京城区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在节假日和夜晚应向周边居民车辆开放停车场。

  安建军 市政协委员

  提交次数 8次

  2006年—2015年

  对话

  应建统一平台管静态交通

  新京报:为什么要持续关注停车难,尤其是路边停车问题?

  安建军:交费停车要保障老百姓权益问题,不能只收钱,不负责任。路边停车场占用公共资源,大部分应该进入国家财政收入,但出现层层转包等问题后,本来归入财政的钱流失了很多,损害了国家利益。另外路边停车的审批、收入去向等不透明,缺少监督,存在产生腐败的土壤。

  新京报:对于这些提案的回复是否满意?

  安建军:七八年前,那时北京虽然车少些,但停车问题已经相当突出了,就这个问题,我从不同角度,提过解决老旧小区停车难的提案,也建议过机关单位大院向市民开放停车,修建立体停车库。

  像路边停车管理提案,委办局很重视,会有人打电话给你征求意见,每一次回复都说很重视,但实质上没有根本性转变:同当年一样,路边停车及其管理水平,依然存在小、乱、差的问题。

  新京报:你认为推动这个事情有何难点,应该怎么做?

  安建军:很多主管部门都管这事,如果要做的话,可以用一个统一的电子平台管理静态交通,比如搞统一的收费标准,停车时,用手机等电子设备扫描一下车,就能让信息平台接收到相关信息,走的时候再刷一下,就自动收费,停车管理员不用去收费,只需做维护停车秩序、看护车辆的工作。

  回应

  路侧停车拟停止现金收费

  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针对目前路侧停车位存在的诸多问题,今年市交通委将加强治理,并在年内出台综合政策,计划切断路侧停车位的现场现金收费。至于是否会引进深圳实施的手机付费体系,还是设计其他系统,目前正在调研中。

  市财政局则表示,年内要完善出台路侧占道停车费的征收办法,并将此项政策的监督检查纳入区县政府考核指标。据了解,目前,北京远郊区县占道费是100%区县收取、区县入库。市区是收取后20%归市级财政、80%归区县财政。在新的办法出台后,这些规定会进行修改。

  市审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财政部门牵头,和审计局商量如何关注停车占道费的审计。

  【寿皇殿腾退】

  提案内容:

  目前,寿皇殿建筑群西侧的少年宫体育场院部分、观德殿配房尚有住户未完成腾退。市教委、市少年宫应落实协议要求,彻底腾退少年宫体育场和观德殿配房住户,为未来全面开放创造条件。

  孔繁峙 市政协委员

  提交次数 3次

  2013年-2015年

  对话

  腾退已有作为但还不彻底

  新京报:为什么会持续关注这个问题?

  孔繁峙:景山寿皇殿是北京中轴线上最后一个没有腾退的古建,从中轴线申遗的角度应该腾退。古建长期被占用,文物安全受到威胁。另外少年宫新址已经建成,寿皇殿腾出来他们有地方可去。一旦古建腾退开始了,就一定要“盯”住,不然很可能会一拖再拖。

  新京报:提了几年,有何回复,是否满意?

  孔繁峙:从2013年起集体呼吁,形成提案,到现在共提了3次。经过多次调研,2013年底市教委、市少年宫、市文化局等相关单位在现场开了腾退协调会,会上市少年宫表示,会按照协议,积极配合,在2013年底完成古建筑的腾退,2014年底移交体育场。当时各方的回应对推动腾退的进行都是有积极作用的,事后实际上也有作为。但是并不彻底,运动场还在占用。

  新京报:你觉得推动这个事情有何难点?应该怎么做?

  孔繁峙:现在的难点在于少年宫体育场的腾退。少年宫新址在左安门桥西北部,场地有限,操场没有寿皇殿内体育场的面积大,所以这边的体育场一直还在用。我的建议是借用附近单位体育场,但因行政属性差异,存在一定困难。我认为政府各部门应该各尽其责,市教委、市少年宫应遵守腾退协议,协调相关单位解决困难,尽快完成腾退和移交。景山公园研究制定寿皇殿的保护和对外开放的方案。市文物局把古建修缮的工作做好。

  回应

  寿皇殿修缮后将开放办展

  市文物局最近表示,寿皇殿建筑群全面修缮方案已上报国家文物局,修缮资金、修缮计划皆齐备。寿皇殿建筑群全面修缮历时两年,寿皇殿属皇家建筑,将按照古建修复的最高规制,原样恢复寿皇殿的室内摆设与建筑外观。

  景山公园今年1月回复称,寿皇殿接收分两个阶段,2013年12月31日前完成寿皇殿建筑群内古建等27900平米接收工作,目前基本完成。但市教委老干部活动中心所占2间房屋至今未有实质进展。2014年12月31日前完成建筑群西侧的少年宫体育场院部分接收工作,目前未有实质进展。

  景山公园管理处已确定寿皇殿建筑群将在修缮后作为展厅对公众开放,并将在此举办展览。目前完成了历史文献资料梳理,制定了景山寿皇殿景区展陈设计方案。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饶沛 许路阳 陈瑶

(原标题:又见“旧”提案 今年有何进展?)

编辑:SN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