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佩斯:自信傲娇 原来你是这样的老艺术家

发布时间:2016-08-25 12:04:40
专访陈佩斯:自信傲娇 原来你是这样的老艺术家 [摘要]你以为老艺术家都温良恭俭让?错了,他的迷之自信和傲娇让全场工作人员哈哈大笑。你以为老艺术家只有一颗虔诚的心?错了,他说,“套路”也绝不可少!面对在线直播这样的新事物,作为老艺术家的陈佩斯可没有在怕的!整个过程妙语连珠腾讯娱乐专稿(文 秦筱 编辑 端梧)工作人员忘了开门密码,输了好几遍,陈佩斯就交叉双臂候着。环球影业公司的玻璃大门锃亮,陈佩斯标志性的光头也锃亮。蓝色小碎花衬衣罩在灰色T恤上——俗称“老头衫”,黑色棉质长裤 ,黑布鞋,白袜子,手上还挽着个小布包,如今还这么穿的,要么是农民,要么是艺术家。这俩身份,陈佩斯还真都占了——十多年前,这位全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喜剧演员曾在荧幕上消失过好一段时间,在北京延庆包了个荒山种石榴、养梅花鹿,民间传言说他是因为版权官司被央视“封杀”,他后来自己澄清说,这是自己的选择,想在山林里“静下来”。再出山,他开了公司、办了“戏院”、发起了喜剧表演班,学生们都说他是个严厉的老师,人们才发现,原来现实中的陈佩斯并不是春晚舞台上那个贼眉鼠眼吃面条的“陈小二”,而是一个认真严肃搞创作的老艺术家啊!在演员身份与舞台形象能够剥离开的年代,人们对陈佩斯的认知第一次被颠覆了。陈佩斯给好莱坞动画《爱宠大机密》配音这次,老艺术家新片上映,不是演人,而是为动画片《爱宠大机密》中的小兔子配音,用他自己的话说,“60岁的老头子演这么一个小萌娃,是一次突破”。然而,当我们怀着敬仰的心情开始请教“如何在艺术道路上进行突破”时,他他他,却再一次颠覆了自己的人设!你以为老艺术家都温良恭俭让?错了,他的迷之自信和傲娇让全场工作人员哈哈大笑。你以为老艺术家只有一颗虔诚的心?错了,他说,“套路”也绝不可少!请戳以下视频↓↓↓↓↓,跟腾讯娱乐一起来看一个不一样的陈佩斯! 喜剧大师首聊!陈佩斯亲自示范怎么逗你乐 迷之傲娇:要是我会英语,就没凯文·哈特什么事了采访一开场,就被老艺术家“拐偏”了。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部电影呗?“不好意思,我只看我自己的角色,有对手戏的还看一看,没对手戏的我根本不看,所以还真不知道这故事讲了啥。”神马?一开场就给自己拆台,这样真的好吗……好的,谁让你是老艺术家呢,记者只好自己默默解释:这部电影啊,是关于你不在家的时候各种宠物的秘密世界,有小狗、大狗、猫、蛇、鳄鱼、小鸟、大鸟……“那是老鹰吧?”哦,对,不是大鸟是老鹰——您不是说没看吗!?给记者拆台倒是反应挺快……喏,就是这只老鹰,陈老师您说的对,它不是大鸟~剧情是这样的,小狗“麦克”家来了一位新成员,流浪狗“杜老大”,担心失去主人专宠的麦克于是各种使坏,想把杜老大赶走,却无意间得罪了以兔子“小白”为首的流浪动物黑帮组织,只得集结自己的好朋友们,宠物阵营与流浪动物阵营展开了一场大战。原本分给陈佩斯的角色是粗野的“杜老大”,提到这点,老艺术家眼珠一转,正式开启了傲娇模式:“让我配条大笨狗,这对我来说好像有点儿,不能说是侮辱吧,但是对我的业务能力有点儿……它太容易了,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找我干嘛呢?”额,这样说真的不会得罪最后为杜老大配音的演员吗?给这只褐色的大笨狗配音,陈佩斯不愿意陈佩斯表示,接到这个邀请之后,他“非常愤怒,表示抗议”,译制导演不理他,反而是对方的儿子和女儿发来短信给他“剧透”,说里面的大反派“小白”太有意思了,您一定要争取。陈佩斯看上了这只萌萌哒的小白兔“哎呀我太喜欢它(小白)这个性格了,表现超丰富,有挑战性。”谈起自己喜欢的角色,刚才还傲娇的老艺术家却秒变心心眼。像这样↓↓↓↓↓他打电话给导演,导演说,让你演谁就演谁,你不来,想来的明星多得是!可这哪儿吓唬得住我们的老艺术家?陈佩斯眼一眯:“他吓唬我,我才不怕呢!”他跟导演说,我先给你配一版,你要觉得不行再换人,心里想的却是:“全中国你要能找到比我强的(我就服)……我是有把握的,这么多年演艺生涯的锻炼,十多年舞台表演的能力,声音的表达,这个角色好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结果呢,当然是他把这个大反派“演”得活灵活现,“字字珠玑,大珠小珠落玉盘”。陈佩斯形容自己的配音是字字珠玑啊夸完自己,还不忘“损”一下英文版的配音演员:“我听过原版的,确实差点行市,欠点火候。我要是会说英语,就没有凯文·哈特(美国演员、编剧,英文版“小白”的配音演员)什么事了。”“那您给自己打多少分?”还是眼珠一转:“要满分是100分的话,我给自己……”“101分?”“200分!”他哈哈大笑,还调侃记者,“你太保守了!”好吧,您是老艺术家您说了算……老艺术家本色:社会“跑偏”了,就要把它给“正”过来不过,傲娇归傲娇,有实力才能任性啊!陈佩斯回忆起自己为“小白”配音的时候,作为一只动物,它的声线比普通的人要长,再加上个性特别闹、一秒钟都静不下来,就要求配音演员调动全身的力量去表现它的暴躁、它的活力,因此在配音期间,60岁的老艺术家也不得不主动叫停三次,喝喝茶、唠唠嗑、吃吃点心,“其实在倒那口气儿呢”,“旁边有人我得撑着,要是旁边没人,我就扶着墙走了”。陈佩斯说自己要调用全身力量去表现小白兔的暴躁、活力,可把自己累坏了而让他对这个角色如此上心的原因,是它的有血有肉:兔子“小白”是因为被主人遗弃才愤恨交加,变成“大Boss”,集齐了一帮同样被遗弃的流浪动物,展开对人类和幸福的宠物们的反攻的。“这么疯狂的一个大反派,最后被小女孩抱在手里的时候,它感受到那种爱,一秒钟就变回了一个小兔子,哎呦,太好了。”讲到这儿,陈佩斯眼中甚至泛起了泪花。小白兔在疯狂暴躁与可爱软萌间不停切换演一只小兔子,也要演出它的“人性”,这才是老艺术家的本色啊。而这,是陈佩斯入行之初就给自己设定的目标。陈家是演艺世家,陈佩斯的父亲陈强就是新中国最著名的实力派演员——或者说,是演“坏人”最著名的演员之一。大鼻子、小眼睛,生来就当不了正气主角,于是,地主、恶霸、国民党军官,谁坏他演谁。陈佩斯的父亲是坏人专业户后来陈佩斯去海南岛,发现“南霸天根本不是恶霸地主,他们是书香门第,有一个祖辈传下来的大宅院,但却因为这个宅子而被打成了反派”。黄世仁也不是坏人,“他们都是农民中的精英,种地种得特别好、管理特别好、懂知识懂文化,财富也是几代人的累积,但你就得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把他定为坏人,然后去演他怎么坏。”看了半辈子父亲演的“坏人”,陈佩斯特别痛恨这种“脸谱化”的诠释角色的方式。谈到这个话题,他开始摆出人们心目中那个“老艺术家”的严肃姿态来:“从元、明、清开始,800年来,中国文化就是跟着‘教化’二字没落到现在。过于强调喜剧的教化功能,就失去了本体意义,我现在做的算是‘矫枉过正’,强调娱乐功能,要把这个社会从偏离的路上给‘正’过来。”陈佩斯话剧《戏台》而“正过来”的方式就是从人性出发,表现一个正常的人、普通的人,从中开发出真正贴近人性的笑点。他拿自己的话剧《戏台》举例:一个农民出身的“大帅”,和一个怀有革命理想的青年军官,是不一样的,“他就是一个纯粹造反起家的农民,有点匪气,所以感情特别直接”。戏班演《霸王别姬》,演到最后项羽自杀,大帅就不乐意了,大哭着掏出枪:这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你们怎么能把他写死了呢?谁写的,走出来我要毙了他!这股憨劲儿引得全场观众大笑。演大帅的演员是陈佩斯的弟子,还给大帅加了戏,让他坐在地上蹬着脚,嚎啕大哭。“您认同他这个发挥吗?”记者问。大师矜持地表示:“我觉得还行吧。”想想又加了一句:“我觉得下一代会越来越好的。”如何逗人笑?要真诚,也要套路但喜剧类表演式微已经多年,二三十年前春晚上的那些经典小品至今还能让人捧腹大笑,如今的相声小品演员们却只能用老掉牙的网络段子来笼络尴尬的掌声了。这也是我们最想问陈佩斯的问题:不用网络段子,怎么才能把观众逗笑?出乎意料,老艺术家的回答是:要用套路!《爱宠大机密》引发观众集体笑点的,就是把已故的上任“大Boss”——鸭子Ricky的名字翻译成了“李琦”,每次陈佩斯开口“开涮”自己的老哥们儿,电影院里都会响起笑声。问,李琦知道你这么埋汰他吗?“不知道。”“那您得请他去电影院看。”“不行,那我还得花钱,让环球请吧!”陈佩斯又调皮了一下,现场又一阵大笑。《爱宠大机密》里,陈佩斯把一只死去的鸭子唤作“李琦”不过,他表示,李琦肯定不会介意的,“咱们这个行业就是互相开涮嘛。自己老爹老娘也拿来开涮,尤其是拿自己老婆开涮的更多——给我们这行业的人当家属都得有点精神准备。”而“开涮”,就是喜剧的经典套路之一。“一个少年开涮了一个假装深沉的老头,就符合两个套路:‘顽童戏老叟’和‘戏弄权威’;《戏台》里对大帅的开涮,也是对权威的戏弄。”不过,在陈佩斯看来,要实现这种“套路”需要很大的宽容:“喜剧需要很大的宽容,和每个人都在争锋、都在革命、都要革别人的命是不一样的,它可以化解社会的紧张度。每一个人如果都能有一定的幽默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会改善,整个社会都会变得从容不迫,就可以变得很开明、很宽容。”然后,他笑眯眯地,给了一个“老艺术家范儿”的总结陈词:“喜剧首先是真诚,每一个创造笑的条件好像是假的,是做的,是局,但实际上有一个最真的心,就是给别人带来快乐,这个心是不能少的。”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